云南省教育厅

6年攻关 破解滇池流域农业面源污染难题

发布日期:2018-08-14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6年攻关 破解滇池流域农业面源污染难题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文凌

经过6年的科研攻关,滇池流域农业面源污染难题得以破解。

这一科研攻关最直接的受益者之一是昆明晋宁区上蒜镇上蒜村委会的村民们:每亩种植蔬菜的农田从2000元增加到10000元。而更大的受益者则是昆明的滇池流域。

作为国家重大水项目研究,由云南大学、云南环境科学研究院、云南省农业科学院、云南农业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等6家单位、160多名科技人员共同参与的“滇池流域农田面源污染综合控制与水源涵养林保护关键技术及工程示范”的成功实施,为昆明市农业转型发展及宏观决策提供了技术支撑,更为我国高原湖泊在快速城镇化下的农村面源污染治理提供了科学借鉴。

“滇池地处长江流域,其水环境的好坏对长江的水环境产生直接影响。”长期研究滇池水环境问题的云南大学特聘教授、云南省高原山地生态与环境修复重点实验室主任段昌群博士说,经过多年持续不断的环境治理与生态建设,目前滇池湖泊向富营养化快速发展的势头基本被扭转。但是,“滇池达到水质好转的状态是十分脆弱的”。

“滇池作为我国高原湖泊富营养化污染的代表,其农村面源污染一直是困扰和影响水环境质量改善的重要控制因素。研究数据显示,农业农村面源污染占滇池入湖泊污染总负荷30%~35%。”他说。

作为“滇池流域农田面源污染综合控制与水源涵养林保护关键技术及工程示范”项目的组长,段昌群和他的科研团队经过两年的调研论证,决定在昆明市晋宁区上蒜镇上蒜村委会开展这一科学研究。

上蒜村委会位于滇池上游,种植蔬菜、花卉上万亩。在这里实施“集水控蚀、节水减肥、蓄废削污,实现大面积连片、多类型种植业镶嵌的农田面源污染控制和减少”,对于滇池水环境的治理具有重要的意义。

安乐村村委会主任段桂仙清楚地记得项目实施日子是“2014年8月28日”,因为那天下了一场暴雨。下辖于上蒜村委会的安乐村,每年农田边的土渠沟都在雨季里被冲垮,堵住道路;蔬菜、花卉泡在水里,滋生细菌,产量减少,大量废水流入滇池。“村干部带领村民,白天晚上熬夜疏通水渠,苦战一周,既辛苦又没太大成效,依然解决不了问题。”段桂仙说。

项目组进驻安乐村后, 针对花卉蔬菜周年性生产下水肥用量大等问题,将大面积连片农田按自然径流分成不同的小汇水区,在小汇水区研发“减肥节水、化肥集水控蚀及蓄废削污”等面源污染削减和控制技术,建设生态渠、生态潭和集水窖,构建仿肾型收集处理系统等,避免暴雨径流冲刷农田土壤,收集自然降水并利用节水措施进行补灌,既减少了径流和污染物的输出,又缓解了农田生产中的阶段性干旱。

他们还调整农田种植布局。根据花卉、蔬菜品种对水、肥的需求差异,以及不同废弃物的产生量,研究人员将高耗水耗肥的花卉、蔬菜品种调整到台梯地区域,通过结合滴灌、水肥一体化、宽膜覆盖和秸秆分散收集处理等技术,减少了农田面源污染的产生与排放。

同时,他们还研发出兼顾土壤调理和控制氮流失功能的生物炭基尿素、分层包膜技术、生态解磷微肥开发利用技术,提高氮肥使用效率,减少磷肥使用量。通过水肥一体化同步解决农作物生长的水肥需求,从源头上降低农田磷的污染和漫灌引起的污染输出。

4年来,项目组在滇池以南的上蒜镇、宝象河等地,建成万亩农田面源污染综合控制示范工程区和万亩面山水源涵养林保护示范工程区,完成农田减污种植技术推广示范面积13000亩,建设生态渠道15580m,生态集水潭77个,集水窖390个,田间堆沤池450个。示范工程区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和无害化处理利用率达到92.5%以上,减少肥料和农药成本投入21.5%以上,农田径流TN、TP、COD分别降低41.14%、40.31%、35.97%以上,农田综合收益提高15%;面山生态修复示范区植物覆盖率提高39.54%,水源涵养能力提高37.16%,TN、TP、COD输出量分别降低37.79%、30.61%、31.72%。

“今年雨季以来,暴雨较多,附近多个村庄受灾,而我们村因这个项目没有受灾。”她说。不仅没有受灾,上蒜村委会7个村民小组因“万亩农田面源污染控制示范工程”的实施,提高了农田管理水平,每亩种植蔬菜的农田为农户增加纯收入8000至1万元,有的达到1.5万元;生菜、荚豆、青花、青蒜等10多种无公害蔬菜远销国内各大城市;种植鲜切花的农田经济收入则更高,达到5万至10多万元。

一直协助研究组开展工作的上蒜镇农科站站长朱丽,因“万亩农田面源污染控制示范工程”的实施,改变了工作思路和方式,开始将工作重点放在“环保与农业生产相结合”上。

“过去我们对农户开展过不少培训,但实际上我们并不知道农民需要什么,培训的针对性不大。”朱丽说。

在项目组研发技术及其工程示范的引领和指导下,如今晋宁区的农民都纷纷主动应用和推广田-沟-潭水肥循环利用、节肥滴灌、宽畦覆膜等技术。不少村庄生态环境得以改变,农户的素质得以提高。安乐村将“保护村庄环境”写入村规民约,成立了环境专管人员和巡防队,凡发现将蔬菜、花卉秸秆丢弃在沟渠里等破坏环境的行为,罚款500-1000元,并在村委会的黑板上进行公示。

“科技支撑能帮助农民提高环境意识,建立适合农村的生态环境保护管理体系。”段昌群说。他指出,以高原湖泊富营养化为代表的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一个关键的污染来源就是农业农村的污染。因此,解决生态与环境问题的关键在农村。“城市的发展,在根本上依托农村给予的资源和环境支持”。

如今,以此研究为基础形成的政协提案和政府决策咨询报告,已经被云南省和昆明市人民政府及有关职能部门采用,为云南乃至我国其他类型湖泊的面源污染防控提供了科技示范和成功案例。

 


发布日期:2018-08-14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